• <xmp id="mekmu">
  • <optgroup id="mekmu"><code id="mekmu"></code></optgroup>
  • <xmp id="mekmu"><optgroup id="mekmu"></optgroup>
    北京銀座國際拍賣有限公司-Inzone
    網站首頁 > 銀座新聞 > 歐洲雕塑——國內拍場的潛伏者
    歐洲雕塑——國內拍場的潛伏者
    來源:銀座國際  作者:銀座國際  時間:2012-11-20 10:11:56

    ●漢高兄弟鑄造 雙燈女神

    ●阿桑度•那善禮 童趣

    當雕塑發展成為一門藝術,并在全球藝術品市場傳播開來,似乎就具有了另一種詮釋。那么,當它在中國的藝術品市場現身,又將產生怎樣的效應?
     
    閃亮登場
     
    “18-19世紀的歐洲雕塑在藝術品市場尚屬空缺,歐洲雕塑專場是歐洲雕塑作品在中國拍場的首次亮相。”北京銀座拍賣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徐斗告訴新金融記者,這是北京銀座首次進入拍賣領域,在拍品的選擇上另辟蹊徑,力求挖掘新的突破點,把西方優秀的實用性藏品引入中國,擴大拍品的內涵。

    11月23日,北京銀座拍賣有限公司率先推出“歐洲雕塑專場”,31件拍品,一件流拍,成交率96.77%,成交額1174.15萬元。阿桑度·那善禮的《童趣》以258.75萬元成交;漢高兄弟鑄造的《雙燈女神》成交價為110.4萬元;皮爾·江班爾《噴泉旁的阿芙蒂》以59.8萬元落槌。幾十萬、幾百萬元的高價,北京銀座的首屆拍賣不負眾望,開辟了國內歐洲雕塑市場的一片天。

    將視角放在西方古典主義時期,徐斗說,這是由于18-19世紀的歐洲雕塑大部分位于十幾至幾十萬元之間,價位適中,藏家更容易接受和認可。

    “拍賣公司的征集渠道、聲勢也影響藏品的價格。”拍賣之前,徐斗的心也不免有些浮躁。這次專拍的成功與否,在某種程度上將反映市場的接納程度,對于歐洲雕塑拍賣未來在中國藝術品市場的發展之路難免造成影響,然而現場買家云集的盛況讓徐斗忐忑的內心趨于平靜。
    “雕塑專場目前屬于起程、待發階段。”經過了第一場專拍的嘗試,徐斗深知無論是宣傳力度還是客戶群體等,北京銀座都十分欠缺,然而他對未來充滿信心,并笑迎挑戰。
     
    “歐洲雕塑進入藝術品市場是一個很好的現象。”北京匡時國際拍賣有限公司油畫雕塑部主管謝揚認為,雕塑屬于小眾門類,隨著需求、參與人數的增多,國內對雕塑的需求量也會加大。如果作品優秀,并且具有堅實的市場基礎作為后盾,市場反映都會不錯。
     
    認知欠缺
     
    從15世紀末到16世紀的季培爾蒂、米開朗基羅、多那泰羅,到18-19世紀的佛郎索瓦·呂德、奧古斯特·羅丹、馬約爾、埃米爾·安托萬·布德爾等,這些雕刻大師可謂歐洲雕塑代表的集大成者,創造了劃時代的鼎盛與輝煌。他們的作品極富表現力和視覺沖擊力,那些晶瑩剔透的雕塑,給人以白璧無瑕之感……“假如說羅丹的理想是把云石和青銅變成肉體,那么馬約爾的理想則是將肉體化為云石和青銅。”一位權威美術家在評論馬約爾時曾這樣表述。
     
    雕塑凝結了人體感官意識中最美的成分,歐洲的貴族家庭幾乎都將雕塑擺放在家里作為裝飾功能,用以澄澈心靈,公眾對雕塑的接受度極高,雕塑地位也因而舉足輕重。不過,這種境況在中國卻所見甚鮮。最初,“工匠”、“粗工”是國內對雕塑從業者的統一稱謂,直至西方雕塑的流入,國內才逐漸轉變了長期以來對雕塑從業者的漠視態度。
     
    到目前為止,國內雕塑尚停留在美化城市建設階段,關于歐洲雕塑的展覽、博覽會甚少舉辦,經營雕塑的商家也非常有限。由于中西文化的差異、認知程度等因素,中國人對于雕塑并沒有形成一種購買和欣賞的意識,即便出國旅游也不會深入到古董市場一探究竟,更不必說介入收藏領域了。除非是特殊的愛好者,在當地人的帶領下,才能深入到圈子內部。
     
    在徐斗看來,中國的富人寧愿花費高昂的價錢裝修,也不會將注意力轉移至雕塑等“陳設”上。許多家庭,裝修華麗,用材考究,陳設品卻俗不可耐,裝修效果也就出現了“瑕疵”。
     
    其實,無論畫作還是西方的雕塑,并不是唯一的點綴品,卻同樣反映了一種欣賞水平和藝術修養。
     
    積蓄力量
     
    2005年,紐約佳士得“印象派和現代藝術拍賣會”,布朗庫西(Brancusi)的雕塑作品《空中飛鳥》以2745萬美元成交;2010年,由雕塑大師賈科梅蒂制作的青銅雕塑《行走的人》,以6500萬英鎊在倫敦蘇富比拍出。在國際上,雕塑作品有著成熟的運作模式和規范的交易市場,拍出天價在收藏界早已司空見慣。
     
    對比國內,縱觀雕塑拍賣,價格偏低。以大理石頭像雕塑為例,價格多在十幾萬元之間徘徊。徐斗表示,中國的藝術市場正在蓬勃發展,雕塑的價值雖然被低估,卻有巨大的升值空間和投資潛力,目前正在“潛伏階段”。在他看來,只關注藏品的保值、增值功能并不可取。收藏雕塑,與雕塑家、工廠的技藝水平、材質、文化等因素有關。首先要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和收藏需求,其次要看雕塑能否滿足收藏者精神層次的愉悅與享受。
     
    目前,雕塑也存在造假問題,比如藝術家本人的模本由于特殊原因丟失,投機者可能趁機利用模本進行翻制。據新金融記者了解,一般來說,翻模的作品多以著名雕刻家制作的“銅雕”為主,中小類雕塑由于造型小,價格偏低,造假情況較少。徐斗坦言,歐洲對藝術家的作品有嚴格的法律規定,市場相對規范。“雕塑作品大概三十年只能翻20件,而且編號有限。達利、羅丹等作品都設有專門的鑒定機構,形成了一個完善的制度。如果需要翻制銅雕,需要固定的工廠標記符號,因而造假也有一定的難度。”

    “中國藝術家的作品在世界范圍內還沒有躋身一流‘品牌’。中國藏家購買藝術品基本是在中國的藝術圈領域打轉,多為中國人買中國人自己的東西,鮮見外國人買齊白石的作品。”談到中國藝術家的作品在藝術品市場的地位時,徐斗如是說。
     
    謝揚認為,藝術品市場中的藏品是此消彼長的。國外的雕塑大師數量多,呈現到國際拍場上的作品自然也較多,但在國內,雕塑,包括架上繪畫等都尚未普及,因而雕塑的發展尚需一個漫長的過程。
     
    2007年,雕塑家朱銘銅雕《太極——大對招》在香港佳士得以1400萬港元成交。2008年,西泠印社拍賣公司與中國雕塑學會首次推出中國當代雕塑專場,成交率96%,成交額1046.7萬元。對于當代雕塑市場的現狀,謝揚表示,向京、展望、隋建國等雕塑家的作品在當代藝術市場表現穩定,但國內雕塑家人數有限,當更多優秀的雕刻家被市場認可之后,雕塑市場會有不同程度的發展。

    北京銀座國際拍賣有限公司-In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