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mekmu">
  • <optgroup id="mekmu"><code id="mekmu"></code></optgroup>
  • <xmp id="mekmu"><optgroup id="mekmu"></optgroup>
    北京銀座國際拍賣有限公司-Inzone
    網站首頁 > 銀座新聞 > 2014拍賣市場觀察:銀座拍賣+畫廊,市場的全產業趨勢
    2014拍賣市場觀察:銀座拍賣+畫廊,市場的全產業趨勢
    來源:雅昌藝術網專稿  作者:王林嬌  時間:2014-01-28 18:52:24

            北京銀座拍賣猶如闖入藝術品拍賣界的黑馬,一躍成為2012年秋季拍賣的明星拍賣公司,這對于從業近三十余年的徐斗而言,是他接手銀座拍賣之后的第一把火。初次進軍藝術品拍賣行業,徐斗更像是一位久經沙場的將軍,從容的協調著手中的資源,首次推出的“五大名家署名鑒定”專場,更是以大膽的方式來挑戰藝術品拍賣界的“潛規則”。

      依托銀座拍賣強大的后臺——魯商集團,加之徐斗個人的運籌帷幄,銀座拍賣的產業鏈條從投資公司到拍賣行和畫廊,用徐斗的話說:現在是一步步的實現之前所定下的目標。在北京銀座文化產業的藍圖設置中,有一條越來越清晰的脈絡,汲取一線成熟拍賣公司模式,利用即將開業的畫廊,以專業的姿態推廣當代青年藝術家,在畫廊和拍賣行之間架起一座相互合作的橋。

      “大型拍賣公司應該拉長產業鏈,豐富自身拍賣的品種,而不是在一個拍品種類老鼠打洞,一味地上量。對于一個公司來說,并不是規模大了就是大公司,就好比富豪不是貴族一樣,眼界要放寬,心界要放大,”在談到銀座拍賣的已經逐步開始的規劃時,徐斗對雅昌藝術網記者如此說。

      布局拍賣精品貨 拓寬拍賣種類

      2013年度秋季拍賣結束之后,看似清閑的拍賣公司早已經進入了下一季拍賣征集中去了,在我們一向認為春秋時段是拍賣公司兩個重要季節時,其實一年之中的其他時間早已經被分割為無數個征集和招商的黃金據點。“上場剛結束,下一場又開始,越結束越忐忑,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臨近春節人心惶惶,大多數的客戶又不愿意這么早把拍品拿出來,一放就是半年的時間”,采訪伊始,徐斗就開始向我們“訴苦”。

      “實際上秋拍我們本可以多征集幾件重量級的拍品,但是客觀的考慮到公司的運營能力以及服務能力,還是不上為好。如果一場拍賣主推兩、三件高標的精品,公司可集中優勢資源把宣傳和服務等各方面工作都做周到,如果高標的拍品過多,會給業務員和公司造成很大的壓力,一旦沒有拍出去就會傷害到委托方,使他們對公司失去信心,因此還是要逐步的去做”,雖然在擔心下一季拍賣的征集,但是從徐斗的話語中,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充滿信心的。

      拍賣公司要樹立精品意識,要努力尋找高質量且價格相對合理的作品,如果單純的以量取勝,往往會導致人困馬乏,因為從征集到做圖錄,再到宣傳和招商,是一個龐大的運作過程,“拍賣公司不是畫棚,也不是大超市”。

      “讓拍賣公司最糾結的是遇到價錢在“嗓子眼兒”的拍品,因為拍賣本身的特殊屬性,只有拍品足夠便宜或題材特殊能吸引兩個人以上參與競拍,才能稱之為拍賣。對于那些價格對買家沒有吸引力的拍品,很難在拍賣會上形成競爭,這樣的價格就稱為到“嗓子眼兒”的價格了,但是恰恰現在市場上這種拍品最多”,徐斗說到。

      在這樣的情形下,爭取到更多的精品拍品,并且能夠合理的分配在每一次拍賣中,成為銀座拍賣的下一步打算。同時徐斗坦言,精品意識是建立在公司自身維持生存的基礎之上。徐斗表示銀座拍賣已經在精品概念中得益了,所以下一步對于拍品的遴選也會更加的認真。但是這并不代表著銀座拍賣放棄了其他價位相對比較低的拍賣品種,從藏家群體的趣味來講,涵蓋了字畫、瓷器雜項、當代藝術、茶具、印章等等種類,只要是符合拍賣的競拍屬性,徐斗表示,都會在這些場次上進行拓寬。“這幾場拍賣中的西方雕塑藝術專場改變了我的一些看法,之前并沒有預期會有那么好的拍賣效果”,徐斗直言對于西方雕塑專場很滿意。


      保持專家鑒定專場 提升客戶粘合度

      2012年北京銀座首拍中,“中國書畫-五大名家”專場引起了業內的注目,這對于剛剛成立的銀座拍賣來講,是一次嘗試,但是對徐斗來講,是一場準備了許久的“戰爭”。五大名家分別是署名鑒定 “王雪濤專場”的徐健、“董壽平專場”的李硯強、“黃胄專場”的劉志遠、“李苦禪專場”的叢者明、以及“范曾專場”的徐斗。五位專家均為業內的資深人士,都是著名的收藏家和權威的鑒賞家,從事中國書畫行業的時間最少的都在二十年以上,屬于在內地藝術市場尚未成型之時便已在其中“拼殺”的行業元老級人物,其專業水平和經驗毋庸置疑,“五大名家專場”百分百的成交率和1.43億的成交總額就是最好最直接的說明。

      “做這件事情,在銀座拍賣剛剛掛牌的時候,就已經在策劃了,在這個行業里將近三十年的時間,對哪個人看誰的作品已經非常清楚了,當然并不只是做五位藝術家的專場,第二場就推出了八大名家專場,將來也還會做更多的專場,重要的是要能找到審定這些藝術家作品的權威者”,徐斗對于專家署名鑒定專場信心滿滿。在徐斗的選擇中,署名鑒定的不一定是家屬,更不一定是所謂的專業人員,而是會盡量的選擇一些在市場上大量過過手的行家,他們大多很低調,不喜歡拋頭露面,不是所有買家都能接觸到的,但是現在通過這樣的一種署名的方式,讓買家有一個印象,而后通過一場場的沉淀,真的專家就會慢慢的被市場所認知,也能提高客戶和公司的粘合度。

      “中國水墨畫家的作品中,如果按照百分比來劃分,高水平的作品水平也就20%,80%屬于中間或中間以下水平的畫作,這種作品市場存量比較多,就是經常所說的泛泛之作”,而通常這種作品就是鑒定中的灰色地帶,就容易出現鑒定錯誤的問題,這對于鑒定者的個人經驗要求特別高,如果只是單純的理論研究,沒有反復的市場磨練,就會成為“假專家”,如果一個人說可以做近現代所有藝術家作品的鑒定,那這個人幾乎是騙子。

      王雪濤、李苦禪、董壽平、黃胄等名家作品是徐斗一直堅持要做的專場,也是銀座拍賣的重點籌備專場,在以后的專場分配上,除了考量當時的征集狀況,也希望能夠盡量的多做幾個專場藝術家,請有權威的專家來鑒定 “打消買畫人的顧慮,畢竟買畫的人,能達到專家這種水平是少數”。

      依托山東市場 催化當代字畫收藏

      相對來講,當代字畫的鑒定就比較容易了,在世藝術家的作品,買家通常會直接找畫家本人進行鑒定,所以在對于當代字畫的布局上,徐斗在思考用一種什么樣的方式來做。如何在市場上推廣書畫家作品,需要一個更好的認知,徐斗坦言,銀座拍賣在這方面做得比較差,在推廣和策劃上,幾乎是隨著近現代的形式往前走。從目前拍賣的分布來看,近現代字畫占據著市場主流,但是當代字畫因為交易頻繁也已經成為市場生力軍。

      “以拍賣的模式做當代字畫,其實有很多的弊端,尤其是和私下的流通相比較,作品的流通性要求比較快,今天20萬買進來,明天就想加點錢出手,如果把畫放在拍賣公司幾個月,通常委托方都是不愿意的”,徐斗分析當代字畫拍賣時說到。另外在徐斗看來,價格透明也是難以做拍賣的一個原因,現在的征集本身就已經非常困難了,一件20萬元的拍品不可能12萬就征集過來,另外委托方對于市場價格非常了解,有時候開出的價格甚至高于行內的價格。

      特別是在山東,大部分的當代畫家會到山東進行展覽和市場推廣,當代字畫的市場十分火熱,雖然山東也有成熟的企業和私人收藏,但是這部分的群體較多是關注近現代字畫,當代字畫在山東往往就是快速的流通即可。徐斗說在對于山東書畫市場的開拓上,一方面是依托活躍的氛圍,另一方面就是如何在山東的客戶群體中建立一個全面的當代字畫收藏體系,打通銀座拍賣和山東快速流通市場之間的橋梁。

      能夠從拍賣市場上競拍當代字畫的客戶,都是希望能買到一些便宜的作品,但是這種征集是有困難的,現在拍賣公司征集的作品可能是當時的禮品或者早幾年買的,到今天是什么樣的價格心里十分清楚,早已經成為“明碼標價”式的拍賣了,這個時候拍賣怎么去策劃,就需用更多的頭腦。“拍賣公司絕對不是簡單的弄幾張畫掛在那里,大家看看就舉牌子,它包羅了很多的東西。甚至有當代藝術中的策展的概念,這對于剛剛開始做拍賣的銀座來講,是個挑戰”,徐斗說到。


      畫廊+拍賣齊發力 拉長藝術全產業鏈

      隨著當代書畫逐漸進入拍賣市場,不能一味的隨著近現代書畫拍賣的模式去做,并且在價格越來越明晰的現在,如何去應對當代字畫拍賣,徐斗也已經在銀座的藍圖中有所設計。“在原來征集的基礎之上,如何挖掘新人,并且朝著精尖的方向去做,這將成為當代字畫拍賣取勝的關鍵”,作為多年市場的參與者,徐斗十分明白畫廊應該做什么,拍賣應該做什么,在銀座旗下的畫廊中去推廣市場新秀。類似的做法,在現在的中國藝術品市場中并不稀奇,尤其在當代藝術部分,包括傳統水墨和油畫雕塑,都已經形成了一種兩者之間相互借力的模式,只是銀座各種條件更成熟罷了。

      “其實在做銀座拍賣之前,我本人對于畫廊更為熟悉,只不過當時做代理性質的畫廊,可以選擇在僻靜雅致一點的地方”,徐斗說到,而在2014年春拍之前,銀座旗下的飲蘭山房畫廊將會正式入駐琉璃廠,并且成為這一地區面積較大、較專業的現代化畫廊。也會建立經紀人和代理的制度,更多的擔當一些推廣新人作品的任務。

      對于十分熟悉字畫經紀的徐斗而言,他清楚現代畫廊的經營并不能像老式畫店一樣把畫掛在那里等待買家愿者上鉤就完事了,而是要去做展覽和推廣。“琉璃廠整體來講都是仿古建筑,各家畫廊面積相對比較小,而且窗戶特別多,不利于張掛書畫。經營模式上也大多的是傳統意義上的展賣性質,而我們的畫廊面積會在600多平方米,在設計中會有專業的展廳,適于常年展覽。”徐斗指著即將開業的畫廊平面圖說。

      “下一步的工作規劃中,會往畫廊上拍有所傾斜,另外就是投資公司的工作,都在我們的工作計劃中,在今天競爭激烈的藝術品市場,單純的靠一家拍賣公司,怎么和其他公司進行競爭”,徐斗說到。而對于現在的銀座拍賣來講,就是需要時間把之前的想法一步步地實現,在徐斗看來,當下最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高效的工作團隊的建立,在所有的工作中,場地空間是容易實現的,而對于任何一家新成立的公司而言,如何能更好地吸引到人才是關鍵因素。

    北京銀座國際拍賣有限公司-Inzone